街口支付跟LINEPay火拼,背后富爸爸霸气:烧10亿是小钱





街口支付跟LINEPay火拼,背后富爸爸霸气:烧10亿是小钱

顶着华尔街对沖基金分析师光环,2015 年,街口支付执行长胡亦嘉凭着对中国支付市场的了解,决定从中国返台创业,要打的战场,正是台湾刚起步的行动支付。

胡亦嘉不讳言,打从创业第一天起,眼中就只有 Line Pay。他甚至放话最后台湾行动支付市场,要嘛全是街口拿下,要嘛就是街口跟 Line 二分天下,「我把它干掉,就只有我一个……我今天跟你一决生死。」

儘管胡亦嘉拿出在华尔街与中国赚的约 3 亿元创业,但街口成立两年多已烧掉约 3 亿元,接下来更大的流血补贴战,背后必须有金主,正是他的父亲胡定吾。

胡定吾曾任中华开发工业银行董事长、台北 101 大楼董事长,国泰金控董事长蔡宏图、富邦集团董事长蔡明忠、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都是他的好友;台新金控董事长吴东亮则是他的亲家;台湾金融圈、企业界广布他的人脉。

父子两人银弹充足,无论是烧十亿,或烧十年,都很有信心。他也坦言,找银行谈合作时,爸爸的一通电话,就让他的等待时间,从两个月缩短至两天,相比其他业者,可说占尽优势。

此外,市场盛传他背后的富爸爸不只胡定吾,支付宝也是股东之一,中资传言甚嚣尘上。对此,本刊对胡氏父子分别求证,两人均否认有中资介入。

随着街口与 Line Pay 两强之争浮上檯面,《商业周刊》独家专访胡定吾。以下是专访纪要:

《商业周刊》问:胡亦嘉曾说,你在他的创业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就算失败大不了回家给你养,你帮了他什幺忙?许多人称他是靠爸族,你有什幺要反驳?

胡定吾答:创这种业,用英文讲就只有 family and friends会投,那我们能出的就几样嘛,金脉、人脉还有意见,只有这样而已,我还有什幺可以贡献?

他自己想到要找银行,我顶多就十通电话,电话还得我打才有用,这是实话,他跟我说:「给我电话我来找。」我说:「我把电话给你有什幺用?」因为他接都接不进去。

增资的 5.1 亿主要是我出的啊,看他长大的叔叔们也有一些,我是单一最大股东啊,8 成不过半什幺叫过半?总共出多少不要问啦!这叫压宝,人生很多事是压宝,你以为每件事都有很清晰的分析和研判吗?

你讲他靠爸,他算是独立性很高的人,要去影响他还不太容易,像我一天到晚叫他赶快结婚,他也不受我影响啊!我虽然是大股东但我不在董事会,不太参与 decision making,这是他们年轻人的题目,除非他有什幺事来问我的看法,我是不会去问他说你们现在要怎幺搞?下一步要怎样?我从来不问这些。

问:胡亦嘉曾说至少还要烧 5 亿到 10 亿元,不知何时会获利,你为什幺要义无反顾的投资?

答:这个……投儿子跟投别人不一样,就是今天不投可能再等十年也得投。至于烧 5 亿到 10 亿合理啊,相对半导体、高科技业这是小钱,半导体我们是以百亿为单位,不过烧个人的话,就稍微痛一点。

投资事业本来就是对人的判断,当然也要看有没有机会,台湾现金流也是上兆的数字,随便弄个千分之几,这个蛋糕也不太小。

问:外界盛传街口背后有中资介入,甚至递件申请电子支付牌照时,金管会还要你们做文件调整,你有什幺要说明?

答:这可能是敌方阵营或竞争者,我已经讲了最大股东就在这里,那你想怎幺样嘛!要来投的一定是在行业内的才会进去,我在大陆不在阿里巴巴、腾讯这个世界,不是网路挂的。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