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规划迎战癌症‧45%癌患陷经济灾难





智慧规划迎战癌症‧45%癌患陷经济灾难

(雪州.双威讯)乳房外科顾问拿督叶静娴医生指出,癌症对许多人而言是沉重的经济负担,但是她奉劝癌症病患切勿为了治病而卖掉房屋或耗尽所有的积蓄,因为现实中仍有许多方式可以减轻医药负担。

 她在“让我们谈癌论坛"上以“癌患的智慧规划"为主题,讲述我国癌症病人因缺乏精明的规划,以致患病或面对癌症时陷入经济困境。

她说,东盟肿瘤学代价(The Asean CosTs In ONcology,简称ACTION)对区内9513名癌症病患进行长达1年有关经济方面的调查,其中马来西亚分别有45%家庭面临经济灾难和45%家庭面临经济困境(以95%信赖区间为準),而12%的癌患相继死亡。

“大多数的癌患来自政府医院,理应获得免费的医药护理,但是调查显示仍有45%的家庭面临经济灾难,需要自掏腰包来付费,另有45%家庭陷入经济困境,这是非常吓人的。"

经济灾难:30%收入用于治癌

ACTION调查所指的“经济灾难"被定义为30%的家庭收入已用于癌症治疗,而且需要自掏腰包来缴付保险和政府没有承担的费用;“经济困境"则是指无力摊还医药、咨询、检测、租赁、贷款、学费等费用。

她提到,柬埔寨只有2%的家庭面对经济灾难,原因是93%的癌患在跟进调查的1年后病逝,所以无需面对经济的问题,从调查的角度来看是合理的。

也是ACTION马来西亚区主任的她提到,她经常听闻病人售卖汽车、房屋等资产来缴付医药费,其中一名癌患的经验令她印象非常深刻。

“曾有一名癌患来见我,当时刚好乳癌标靶药物Trastuzumab上市大马,她说她的钱只够付Trastuzumab的治疗或孩子上学院的教育费,结果她选择了缴付孩子的教育费。"

她对癌患此举表示认同, 因为她认为Trastuzumab的治疗只能为该名癌患带来微乎其微的改变,癌患至今仍活着,这也说明了病人当初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是不是所有建议的治疗都是必要的?到底治疗有什幺好处?而对于治疗的好处,你又有多少的经济能力可以承担?"

她再以上述癌患为例,指如果癌患当初选择Transtuzumab的治疗,那幺她的孩子肯定就无法进入想要入读的学府了。

政府医院减病患负担

她说,马来西亚是少数东南亚国家其中一个政府医院系统较为健全的国家,因为它能确保前来就医的病患,在获得所需的健康服务时无需受到经济困扰。

她声称,马来西亚的保健护理系统中,基层医疗服务(primary Care Services,PCS)及预防服务的提供已被公认为最好,例如提供免费疫苗接种,而马来西亚是亚洲其中一个提供青少女免费接种人类乳突病毒(HPV)疫苗,以预防子宫颈癌的国家。

“但是,国家在应对癌症方面又如何?现有的服务是否足以应付与日俱增的癌症病例?"

全国仅6政府癌症中心

她说,癌症护理在我国属于第三层医疗服务(tertiary care services),并非基层医疗服务,而全国只有6家隶属政府医院的癌症中心,东海岸这幺大也找没有一家癌症中心,可想而知,癌症医疗服务需求是如此的逼切。 

仅22%买医药保险国人未来规划不良叶静娴医生指出,智慧规划对每个人都很重要,尤其癌症病人,只是很多人在年轻时都不会想到长远的未来,从我国只有22%民众购买医药保险保单来看,就能看到人们是否做好未来规划。

“当然,最好就是在还没患癌之前就做好规划,但是有谁会想到患癌那幺长远的事,尤其是年轻人。"

她说,购买医药保险虽是个很好的规划,但是医药保险是有顶限的,未必提供全面的保障,再说我国只有22%的民众购买医药保险。

“所以,你能够做的,就是在还没有患癌前,尽自己所能学习及了解癌症和治疗,因为不同的癌症有不同的治疗,例如基础治疗有手术、化疗和放疗,一些癌患可能需要荷尔蒙治疗、标靶治疗及免疫治疗。"

基础治疗需7万

她说,单单手术、化疗和放疗的基础治疗,私人医院收费就要六、七万令吉,还有在治疗前须进行一些检验,其中活检(biopsy)以确定是否癌症是必要的,这笔费用又另当别论。

她提到,有些癌患最终可能要做正子断层扫描(PET,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私人医院的PET约4000令吉,但是全国只有两家政府医院提供PET服务,而私人医院则有10家。

治疗前应询问医药费叶静娴医生提醒,癌患接受治疗前应询问医疗费,即使只是估价,也让自己有个谱。不过她坦承,癌症医疗费很多时候无法準确估计,癌患最终缴付的可能比估价更低,也可能因为突发事件,致使医药费比估价来得高。

她解释,这主要因为无人能够掌握和预料癌症的发展,即使有了初步的预算,也难以保证癌患入院后突然病情恶化,需延长住院和治疗等额外医药开销,以致最终付费时,可能是最初估计的10倍或更多。

她建议,癌患开始治疗前,应查询保险保额,如发现保险无法缴付所有开支,癌患应考虑转到政府医院接受治疗,因为在政府医院可获得与私人医院相同但更廉宜的治疗。

“当我会见癌患的时候,首先我要知道的是对方的经济状况、是否获得保险保障,如果经济不允许,我可以建议癌患到政府或大学医院接受治疗。"

捨不必要检验省医药费到底癌患该如何节省医药费?叶静娴医生提到,病人可从避免不必要的检验、选择在收费廉宜但合理的医院接受治疗、使用非专利药物替代昂贵原研药来减低医药费。

她指出,并非所有检验是必要的,例如初期癌患就不建议进行PET,“在检验方面,有些人做得太多,有些人则做得太少,所以平衡最重要,一些检验如肺部电脑断层(CT)扫描、超声波扫描、血液检验等收费昂贵,癌患可避免重複相同的检验。"

至于收费廉宜的医院,她说,不同的私人医院有不同的收费,癌患可从中作出比较和选择。

她声称,若要收费更便宜,癌患可以选择到政府或大学医院接受治疗,但是政府医院太多病人,癌患需要排期和花很长时间候诊,加上有许多初级医务验员、研究生和实习生等围绕在内,医院会显得非常拥挤。

“我经常接到癌患的投诉是每次在政府医院看诊时,都是由不同的医生诊治,我可以理解要找回相同的医生问诊是没什幺可能的事,尤其是肿瘤专科医生。通常癌患只会在第一次和最后一次治疗见到肿瘤科医生,间中看诊的都是住院医生,我认为这是好事,因为肿瘤科医生在间中会突然来看诊并不是什幺好事,这意味着癌患可能病情出现状况。"

标靶药物昂贵 非专利药少叶静娴医生坦承,目前市场上接近一半的处方药都有非专利药,可是仍有许多治疗癌症的药物,尤其标靶药物仍未有非专利药,例如Trastuzumab、贝伐单抗(Bevacizumab)、拉帕替尼(Lapatinib)、苏尼替尼(Sunitinib)等。

她提到,非专利药与原研药拥有相同化学成份,但是比原研药更便宜,这主要因为药厂开发新药时获得该药20年的专利权,一旦专利到期后,其他药厂可生产相同成份且更便宜的非专利药满足市场需求。

“虽然治癌药物已有非专利药,但是仍有大部份癌症药物尤其是标靶药物,即使专利过期,也不见有药厂接棒生产非专利药,而标靶原研药都是昂贵的药物。"

她说,癌症治疗常见的非专利药有泰莫西芬(Tamoxifen),如服用泰莫西芬原研药每月需150令吉,而非专利药则每月约30令吉,可见两者的售价存在很大的差异。

政府医院60%非专利药

“病人可以安心使用非专利药,但前提是有关药物必须获得国家药物监管局(DCA)的批准,卫生部购买约60%的非专利药和40%原研药。"

不过并非药物愈贵,药效就愈好。她举例,雌激素受体呈阳性反应(ER+)的乳癌患者需接受5年的荷尔蒙治疗,不同的医生建议不同的药物,即泰莫西芬和来曲唑(Letrozole)。

“泰莫西芬每月需要150令吉,来曲唑则要700令吉,那我们就看看研究数据。数据显示,两者治愈率或存活率大致相同,因此癌患可以考虑购买价钱较低的泰莫西芬来节省开支。"

/良医:包素菡.2016.03.02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