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牧场追求利润最大化,背后牺牲的代价真的跟你我无关?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道尽了吃对于人类无疑是最重要的事情。从吃的角度可以延伸出许多议题探讨:例如粮食供应,粮食价格,粮食运送成本…诸如此类等等,以及最贴近消费者的食品安全。

早期的台湾,以农立国,大家都很尊重这一块土地,乡村绿油油的稻田,小溪中潺潺的流水,这或许是父执辈的儿时回忆;80年代的我们,许多人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回忆,自然而然不会清楚一粒米、一片菜叶,桌上的肉与蛋是如何到所谓的传统市场或是生鲜市场上让人们选购。

有幸自己进入到传统产业中的饲料产业,在工作的过程中可以更贴近孕育台湾生命的产业,也更能了解现阶段畜牧业进入企业化经营的利与弊。

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但你真的有看过吗?

猪肉,为台湾人最主要的动物性蛋白来源,年产值超过700亿的传统产业;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了解这个产业的运作,更别说了解猪农的运作成本。

早期台湾人有这幺一句话「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也是因为早期台湾农业社会里,大多数的乡村都会有人养猪,有些也只是零星几头养在家里吃厨余,之后如果有节日要庆祝就会杀来吃,所以对于猪并不陌生。

还有一种职业专门在牵猪哥,意即带着自己家的公猪,到有需求的家庭牧场里去帮忙配种。时至今日,大概很多人已经是「吃过猪肉,没看过猪走路。」(农业统计资料查询101年粮食供需年报,每人粮食供给量每年食用猪肉37.18公斤,家禽肉32.54公斤,牛肉4.39公斤,羊肉1.03公斤,其他0.03公斤。)

根据农委会102年11月底养猪头数调查报告(这就是养猪界的人口普查,台湾在农业统计方面的能力是很完善的),现阶段台湾地区有579万头猪(含母猪头数),这个数字算多还是少呢?

台湾养猪最高峰在民国85年有1,050万头,但从民国86年口蹄疫爆发后,便逐渐递减。也由于口蹄疫爆发,猪肉从外销产业转变成内需产业,整体产业结构已经遭到严重破坏,猪肉价格也开始受到国际猪肉进口的影响。

台湾自2002年加入WTO后,逐渐开放猪肉进口,至2005年后全面开放,对于国内猪农冲击不小,许多经营规模较小的牧场渐渐收掉,面临竞争想要存活下来的牧场必定要提高生产效率以及降低成本。

再把时间拉到2012年1~4月份,台湾猪农正经历一场低价风暴,全台湾毛猪市场的平均价格分别从68.56元 / 公斤,一路下滑到2月的60.8元 / 公斤、3月53.49元 / 公斤以及4月50.52元 / 公斤,造成当时许多牧场倒闭与破产。

猪肉在台湾是透过拍卖市场制度来运作,当时的议题是行政院宣布有条件开放含「莱克多巴胺」的美国牛肉,恐怕影响国内市场需求(美牛议题对国内猪农的影响及评估)。

猪农普遍担心未来猪价看衰,且适逢农曆年节,出猪量本来就会增加。再加上从2010年开始,猪肉国内生产量从87.7万吨成长至91.05万吨(成长3.8%),但人民猪肉年消费量是从36.98公斤成长至37.18公斤(成长0.5%)。

综合三项因素,导致史无前例的毛猪价格崩盘,更是加速淘汰许多无力支撑的牧场。

当牧场追求利润最大化,背后牺牲的代价真的跟你我无关?
牧场悲歌,低成本背后的隐忧

台湾牧场养猪根据规模大小的不同,饲养成本约是60~65元 / kg,其中有变动成本包括饲料成本、动物用药成本、人事费、水电费、运费等,以及固定成本摊提,而饲料成本佔了80%左右(神农生技有提供详细数字,仅供参考,实际情况因各场有所差异。)

饲料价格随着国际原物料行情的波动影响,并非牧场能够确切掌握,所以除了大规模的牧场拥有经济规模的优势,能够有效摊提降低固定成本,也拥有部分採购优势,自然而然可以降低饲养成本,所以市场上也逐渐呈现大者恆大的态势。

再加上近年来企业将契约养殖的方式从美国引进台湾,现阶段在台湾的契养头数约50万头(8.6%),虽然影响力不大,却间接加速小规模业者之淘汰或转型加入契约养殖。

当台湾养猪产业随着欧美国家一样,透过提高饲养技术与大规模饲养降低成本时,猪只就已经不再被当作是一种生命,而是一个产品。这种经营理念在企业追求高效率的产出时,会在初期就淘汰先天有病或是感染病情的猪只,并且透过科学的方式育种与计算如何达到效益最大化。

举个例子来说,刚出生的小猪,很容易遭受到链球菌感染,轻者造成脚部肿胀不利行动,严重者感染脑部形成脑膜炎,猪只神经功能受损,也无法正常进食,类似这种情况,为了避免浪费饲养与其他成本,这些小猪将会被迫淘汰。

母猪从开始发情配种之后,便沦为生产机器,平均一头合理使用的母猪会怀胎6次,一年约2.2胎,使用年限约4年。在猪只饲养的过程中(约5~6个月上市),猪只难免会死亡,而为了提高成猪的育成率,在小猪离开母猪时,会再一次的挑选,把体型瘦弱的挑走,只饲养强壮健康的小猪,体型瘦弱的将被集中管理。

若是在过程中不幸死亡的猪只,会由民间单位送到化製厂,作为其他肥料用的副产品;只不过也会有部分不肖业者,将病死猪偷偷做成加工肉品贩售,或是做成其他饲料添加剂,再让猪只吃下去…。

上述这些行为,充分表现出牧场经营所追求的利润最大化与背后牺牲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往往又是跟人们无关或是难以察觉到的事。

农场到餐桌,已沦为政府口号?

不过这其实也无关紧要,毕竟大多数人只关心猪肉价格便不便宜,并不会关心猪是怎幺养出来的,我们吃到的又是什幺样的猪肉,只等到某一天媒体报导出黑心病死猪,或是猪肉含有禁药等等新闻,才会想起或许自己也吃到了这些不安全的食品?

目前经历过食安风暴的台湾人民,想必印象深刻。(或许新闻风潮已过,就渐渐淡忘?有兴趣可以看看台湾食品安全事件)

如果今天,当政府查到某一家厂商贩售的食品含有禁药,或是非法添加对于人体有害的物质,甚至有欺瞒消费者之行为,可以向欧盟多学习,提高某些不肖业者要花心思偷料的代价,甚至政府带头替人民向企业求偿,企业将被迫关闭,企业主要面临民法与刑法上的官司,如此一来是否就能稍微保障人民食的安全?

只是即便有再完善的法律,政府单位没有做好监督之责,依旧是空谈。而我们也该自己加强食材的认识与挑选的方法,才能够保护自己的健康。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