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字





《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字

《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字

我国人民对待美与丑历来都是分得很清的,连戏曲中的坏人总是以丑恶的面貌出现。不过对人还得区分面貌与心灵,面貌即使丑陋只要心灵美,仍应属美好之类。

法国19世纪伟大作家维克多-马里•雨果(Victor, Marie Hugo,1802-1885),的名着《巴黎圣母院》(Notre-Dame de Paris,港译钟楼驼侠,台译钟楼怪人)中,有位外貌奇丑的敲钟人凯西莫多,可他心地纯洁善良,受到人们的尊重就是一例。由此可见,雨果的美丑观是採取美丑对照的原则,遵循了对比的逻辑,没有改变事物本身的性质,只是改变了事物原有的面貌而已。

前些年我国社会上出现了一些小品演员,故意用特丑陋的形象来表演,但那仅是以丑来逗乐,引人一笑罢了;有的则以讽刺身体有缺陷的同胞,或是农民朋友,那他们本身就不道德,受到有正义感的人民大众的谴责,儘管他们已成富翁,竟有买私人飞机的,也不被人看重,就所知不少人都拒绝看这类的演出了。

如今岂料高雅的文化艺术领域居然也出现了另类,就是把汉字写成歪歪扭扭的丑字,而且还有教这种字的老师,教出不少男女学生。笔者这幺说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而是有实物为据的。

今年早些时候,一位远方的朋友来京开会,他是南方某书画家报的总编辑,抽空来看我时给我送来一本尚未启封的精装书画册。该书画册为16开本,近400页,很厚的一大本。爱书如命的笔者从外表看就十分喜欢,当即视若珍宝的收藏进书橱了。近日得闲,便从书橱中取出,小心翼翼地拆去塑封,坐下细看内容。原来这是某大学书画教学的师生书画作品集。绘画占的篇幅约为五分之四,山水、人物、花鸟分门别类,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可是当看到书法作品时,使笔者这个书法爱好者不禁大吃一惊,因为在40多名师生作者中,多一半写的都是怪字,歪歪扭扭、大大小小,多数还不成行,既非楷体,也非草书、行书,与篆书、隶书更不沾边,那幺这是什幺体呢?根本无法可依,哪能叫书法呢?笔者学识謭陋、见闻有限,实在看不懂,于是携书向多位行家里手请教,结果得到的结论基本一致,认为那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丑书。且有位书画家认为那是扭曲的心灵所写扭曲的字,真是一言中的。

有道是“字如其人”,指的是人的性格和脾气。真不敢想像写七倒八歪字的人其字也如其人。再说那种横不平、竖不直的字让中小学生怎幺学?中国汉字之美享誉世界,丑书已完全丑化已无美可言,哪让各国朋友怎幺看待?

于此还须指出的是:某些人的丑书之所以能登堂入室、印刷出版、悬挂展览,大行其道,甚至有人连连叫好,并给予大奖,等等,窃以为与社会风气不正有极大关係。某些人没有写毛笔字的基本功,又想借助书法出名,便大写丑书,互相吹捧,沽名钓誉,实乃文化界之污染与公害也。

文字是以记录思想、传承文化为己任,而书法则是以昂扬时代精神、鼓舞他人为目的。书法虽不是什幺大学问,但也有它的深奥之处,如立志不坚、志趣不高,肯定不可能有所成就。以写草书为例,若不具备写楷书的扎实基础,就会失掉规矩,即所谓“草不兼真,殆于克谨”。古代书法家王羲之还得益于卫夫人的指点,“一个点必须写成‘高山坠石’之态。”王乃成千古不朽的书法大家。

中国的汉字,具有象形、指事与会意三大特点,是中华民族在长期生活与社会实践中对自然界客观认识的反映,是中华民族伟大智慧的结晶。文化之根在文字,文字之变在两翼。两翼就是实用性与艺术性,艺术性就是漂亮、美观、耐看,可以作为书房、客厅、大堂的高雅装饰,也可供个人与博物馆收藏。我们每个舞文弄墨的人,对此必须有清楚的认识,决不能被那些以什幺创新立异,以丑字为新潮的怪论来忽悠,那无疑是一种歪风,奉劝青少年以及初学书法者,千万别跟风。
也许那些写怪字丑书的老师和学生并不服气,会抬出法国另一位文艺理论家波德莱尔(Charles Baudelaire, 1821-1867)创造的“以丑为美”的理论来作辩护。于此特以波德莱尔的代表作——诗集《恶之花》(Les Fleurs de Mal 1857出版)来说明问题。他说这种恶之花没有改变恶的性质,只是此恶并非万恶不堪。这种花是否就不成为花了呢?也不是的,应肯定仍是花,只是它不像别的花那样鲜豔美好而已。仅仅是为恶减轻程度与分量而已。由此看来“以丑为美”的理论并帮不上忙。

在本文结束前,笔者要特别声明,当初送我书的总编辑完全是出于一番盛意,笔者依然十分感激。该书画册并非他出的,而是人家送他,他“借花献佛”,忍痛割爱转送给笔者,可能他自己始终还没见过该书画册的详细内容呢!
(台湾《广东文献》总编辑周张乃总编辑按:据先父周舫汀公告诉编者:书法,不但可以看出人的性格、品德、操行,而且可以看出人的命运、贫贱、贵富,且断人的寿命长短。)
前面附丑书两页供了解

《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字  雨果

《扭曲的心灵扭曲的字   波德莱尔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