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训译专栏》热血教师:从人生探索中找到对于教育的热情





《张训译专栏》热血教师:从人生探索中找到对于教育的热情

平凡的凡,甘甜的甘,是徐凡甘面对陌生人时的自我介绍,也是学生眼中的阿甘老师。

徐凡甘看似乐观的背后却藏着数十年的低潮与落寞,如果不说,大家会以为他只是个邻家男孩,依循着正常男孩的生长模式一路生长到现在。徐凡甘过去鲜少对别人透露自己的身体状况,同时也刻意隐瞒自己洗肾的事实,直至 2013 年得到总统教育奖之后,他的人生与求学经验才被公诸于世。2018 年 6 月时报出版社更将他的故事汇集成书出版,书名为《我的选择,是把生命活得更好》,希望藉由此书的故事激励有相同经验的人或病友走出来服务社会,发挥所长。

徐凡甘的生命在 15 岁时因肾脏衰竭须面临终身洗肾的命运,当其他人正在準备基本学力测验之时,徐凡甘只能与病魔搏斗,经常出入医院,此时的徐凡甘不向命运低头,仍然靠着坚毅的意志力在家自习,考上台北市的第一志愿建国中学;然而他在念书期间遭逢家庭变故与自信心低落两大问题,导致学业成就无法达到预期的医学系,最终学测成绩出炉,徐凡甘落脚在台湾大学农业经济系,这是徐凡甘深思熟虑的选择,也促成后来踏上教育路的因缘。等待大学开学期间,医院为徐凡甘做了家属器官捐赠评估,结果由智能不足的大哥捐赠一颗肾脏给徐凡甘,手术结束后的徐凡甘有如大鹏鸟,即将展翅高飞,飞向那美好而充实的大学生活。

就读台大农业经济系的徐凡甘,不只主修本系,还跨系、院、组修习不同领域的课程,学习跨领域知识整合。大学的必修学分社团也没有因为修课而放弃,徐凡甘大学期间参与了「新生书院」、「证劵研究社」以及「不同凡响社」,之后更创立「城市浪人挑战赛」的社会企业,将所学实践在日常生活中。接近毕业时,徐凡甘初闻为台湾而教(Teach For Taiwan, TFT)创办人刘安婷在 TED 演讲(题目:拥抱世代从教育开始)的理念后深受感动,决定参与 TFT 第一届的偏乡教师甄选,投入偏乡教育的行列,为偏乡学校与教育尽一份心力,徐凡甘有了目标之后便全力以赴,一路破关斩将取得第一届 TFT 教师的资格。

徐凡甘十五岁时住院期间受到主治医师余美静与已故医师林杰樑的影响,原本志在从医悬壶济世,传承两位医师的人医风範。但不料,高中学测成绩无法选填医学系,经过大学四年的洗礼之后,修正方向转往教育,只因为徐凡甘想起高一导师的话:「想帮助人,随时随地任何职业都可以啊,不一定要当医师」,点醒了他,也点醒了他的教师梦。

初入偏乡的徐凡甘不仅没有教育专业,连班级经营都有困难,身负重任的徐凡甘带着第一届 TFT 教师的期许前进偏乡。不久后,对于教学陌生的徐凡甘已经熟能生巧,课程设计也有助于弱势学生建立自信心,同时也藉由科展与校外教学拓展学生的视野。任教的两年中,徐凡甘深刻体会到偏乡教育的问题不是出于学校而是家庭,隔代教养、家庭失能与新住民子女的问题让偏乡成为弱势的代言者,他们面对孩子的学业时无能为力,孩子无法在学校中获得满足感只能逃学、逃家甚至中辍,成为问题学生。另外,偏乡也让徐凡甘体认到学生价值观的严重扭曲,许多家长为了弥补对孩子的缺憾,便以金钱来满足孩子的慾望,导致徐凡甘课堂上用来奖励学生的拐杖糖被视为无物。结束 TFT 教师之后,徐凡甘加入政治大学的「实验教育推动中心」担任研究助理,并于晚间至淡江大学教育行政与政策研究所进修硕士学位。

平凡的「凡」,甘甜的「甘」,徐凡甘总是这样介绍自己。但他的人生却一点儿都不平凡与不甘甜,历经挫败与低潮之后,终于能够回甘。他的人生至今高潮迭起,可以说是我们现代人的典範,我们经常抱怨时间不够用,但是却将时间浪费在不该浪费的事情上面,徐凡甘历经换肾之后,从中体会到生命的价值与意义,用宏观的角度来检视自己的一生,先订立目标,然后再配合目标规划如何实践,近程、中程、远成的目标让我们不再虚度光阴,有了目标就有了前进的原动力,如同徐凡甘有了改善教育体制的目标后,从基层教师开始做起,接着进入更高层次的研究领域,慢慢的实践。

徐凡甘在逐梦的路上受到许多人的帮助,告诉我们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而阿甘老师的故事告诉我们「有梦最美,逐梦踏实」,梦想受到质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逐梦的人会因迟迟不敢踏出第一步而后悔。期许与阿甘老师有相同热血的年轻人能够奉献所学,造福社会。

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原文标题:热血教师徐凡甘:从人生探索中找到对于教育的热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