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的心─记与一位学生宣教士相处的时光





◎穆香怡(学园传道会同工)

那天是约瑟返国的日子,我们夫妻一早就开车载约瑟从台中到桃园机场。坐在后座的约瑟难抵昨夜失眠的疲惫,上路没多久后便睡沉了。我们夫妻一路闲聊,话题多半缭绕在约瑟来台这八个月当中的点滴,很多经典场面再次重现,想到这里就觉得开心。

眼前的离别似乎并不伤感,当下我们也不觉得心情有什幺异样。直等到了机场,我们目送约瑟入关,在自动门开关之际,从那鱼贯的队伍当中,再也搜索不到约瑟的身影之后,离别的愁绪竟像滴入水中的墨汁,瞬间在我们漫无边际的心境中恣意散开来,演变成五味杂陈的感受,这个过程来得太快,毫无预警,挥之不去。

回程时,开车的先生目视前方,一言不发。我为了打发涌上心头的愁绪和车里内敛的沉默,决心找点话题来说。我问他:送走约瑟之后会不会伤感?「毕竟一起度过了八个月,不感到空虚是不可能的。」他说。

宣教遭中止 热情却未熄
约瑟是来自韩国的大学生,在过去的一个学期里,他是我们最好的伙伴、最忠实的同工。

去年四月初,我先生收到一封来自韩国的电邮,信中引介一位年轻弟兄来台湾短期宣教。这位弟兄就是约瑟。他在中国境内的传道行为被发现,被迫离境,且限制五年之内不得入境,于是仓皇地结束在中国一年的留学生活。当时的他才刚回到韩国不久。

好在这场意外并没有让约瑟知难而退,因为他已领受向华人宣教的负担,回国之后他迫切祷告,亟欲寻找下一个禾场。三月二日,他在祷告中有了来台湾的想法。正好在同一个教会聚会的学园同工,知道我们一年前刚从韩国来到台湾服事,就把约瑟介绍给我们认识。

那封信之后没多久,先生就接到约瑟从韩国打来的电话。约瑟说,他已在中国学了一年的汉语,想来台湾只有两个目的:研读圣经和学语言、传福音。

从先生第一次和约瑟通话,一直到约瑟五月二十日来台,前后不过一个半月。约瑟与我们素昧平生,不知道我们为人如何,也不知道台湾是个怎幺样的国家,出发前心中十分不安。但是他凭藉对神话语的热爱,以及传福音的热忱,单单信任我先生在电话与信件中对台湾大学生事工的介绍,就订了往返机票,从韩国飞来台湾,进入大学语言中心学中文,且把大部分的时间,用于研经,还有学园团契里的服事。

住处备妥即展开行动
记得我和约瑟第一次见面,是在我们家附近的自助餐厅。那是他到台湾的第一天,下飞机后自行在机场搭国光客运来台中,在我们家放下行李之后,先生说首先要认识台湾外食文化的普及程度,就带他去自助餐吃晚饭。稍晚我带完查经小组,绕去餐厅找他们。约瑟早知道我不是韩国人,礼貌地问我:「师母是外国人吗?」我说:「不是,我是台湾人。」先生在旁笑着对他说:「在这里的外国人是我们,不是我太太!」

举凡接待宣教士或短宣队,一切先从食衣住行开始。约瑟先在我们家住了几天,当时我们準备搬家,客厅里一半以上的空间都被打包用的纸箱佔据,约瑟就住在空出来的客房。如同我们忙着搬新家,约瑟也在找新家。我们利用白天服事的空档,带约瑟到处看租屋广告、打电话、约看房子时间、申办手机门号、办理语言中心的入学手续和签证等等。感谢神,一週之内便找到合适的套房,顺利签约、入住。

约瑟安顿下来之后,马上就开始他的福音行动。在约瑟搬进新家的那个週六下午,先生打电话关心约瑟在做什幺。约瑟说他正在学校的运动场上,结交台湾朋友、向他们传福音。

立志向中国人传扬真理
约瑟来台后不到两、三个星期,就是大学的期末考週,紧接着就放暑假了。整个七、八月里,我和先生忙着筹备短宣、接待短宣队,约瑟则是一面专注在语言中心的华语课业,还有他每週的个人福音行动,一面为着九月份大学生开学后的服事做準备。

八月中,我们安排约瑟到某一支韩国短宣队当中分享见证。约瑟分享到,他知道华人在全球宣教中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继韩国之后,使命已然交付在华人肩上。而他的人生使命就是向中国人传扬真理。

年纪轻轻的他论及世界宣教时,难免出现一些不成熟的态度和想法,但是他把献身看为理所当然,也已预备好要将自己的人生投注在华人宣教的大业中。我在场听他分享,明白了原来有一个这幺远大的异象在鼓动他的热情,也就终于可以理解,他当初怎幺能够有这般勇气,独自一人来到台湾这陌生的国度。

九月初,约瑟跟着我们一起投入新生工作─到宿舍做新生访问,约谈新生分享福音,每日晨祷和每週聚会等,无一缺席。约瑟的中文程度禁得起一般的闲聊,但是交谈的深度颇受限。儘管如此,我看见他时常主动与团契弟兄姊妹攀谈,分享自己并询问他人近况,虽有语言造成的不便,日子久了,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幽默的人。

一回大家一起看照片。看着看着,约瑟转过头来,指着照片,对某位弟兄说:「你…(把手举至太阳穴位置,比一个开合的手势,同时眼睛眨一下)了。」因为他不会说闭上眼睛这个动词,就以手势来代替。弟兄姊妹们觉得很逗趣,连约瑟自己也笑了。结果那天晚上,大家都跟着用手势来替代动词,比如说:「你…(左手心拱成饭碗状,右手食指、中指伸出,作筷子模样来回搧动)了吗?」就是「你吃饭了吗?」

晨祷成为服事秘密武器
先生每週一到五大清早到学校里,带领学生一起晨祷。约瑟是他最好的祷告同伴;有时候团契学生起不来,难免缺席,但是约瑟每天準时报到。晨祷也成了我们事工的祕密武器,有同工称讚我们:「你们忙了一个学期,到了期末竟然还能够保持事工动力,继续举办福音聚会、跟进慕道友?」保持动力的要素有很多,而祷告必定是不可或缺的。

我在先生和约瑟的身上看见持续祷告的榜样:每週五天,每天卅分钟。这半小时虽然不长,却是用来盖造事工城墙的一砖一瓦,微小中蕴含永续之力;同时也是事工动力的源泉,日日带来新鲜的恩典。我的先生和约瑟把真正的韩流─祷告,带到我们的事工当中了。

约瑟把在台湾服事的这段时间,视为他的信仰训练。他对我们夫妻讲话的态度很尊敬,忠心完成我们交代他的工作。我们给予他的建议,他也都听进去,生命不断成长、改变。

渴慕圣洁生活而信主
十二月初团契办了一场小型韩国之夜,而约瑟在多日的练习之后,用咬字清晰的华语,在聚会中分享了他的信主见证─

「我生长在一个基督教家庭里,从小就拥有这个信仰,但是对我来说,却不是我个人的信仰,我也不会到教会里去。因为我不仅不认识神,也不觉得有神的存在,所以我就过着随心所欲的生活。我看过的漫画有一千五百本,也曾经在网咖里连续打电动超过十三个小时。我结交不好的朋友,而且爱喝酒。虽然我的生活很颓废,但不只是我,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这样过活,所以我觉得和别人一样,按着流行走,并没有什幺不对。

等到我上了大学。我的学校是一个基督教学校,每週都有礼拜。在礼拜时间里,基督徒们正直又圣洁的生活让我很羡慕,所以我重新回到教会里,而且终于在二○一一年一月承认神是我的主,成为一个真正的基督徒。

在我得着新生命之后,我过着非常喜乐而幸福的生活。首先,因为我清楚知道了神喜欢什幺、厌恶什幺,所以我可以过得很有信心。比如说,虽然朋友们都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但其实神并不喜欢这样,所以我再也不把时间浪费在看漫画、打电动上面,也不再喝酒了…」

约瑟从漫画、线上游戏和酒精中回转向神的契机,是由于羡慕基督徒圣洁的生活。因着圣灵在人心中的工作,人会被圣洁吸引。这提醒了渴望领人归主的基督徒如我们:圣洁是我们信仰生活最好的注解,持守主日看似小事,其中所传达我们对信仰的坚持,却能够吸引人回转向神。约瑟就是一个例子,他因此回头了,而且就此焕然一新!

乐于来台为主当兵
约瑟幼年时曾因急性肾衰竭导致左腿血栓,至今仍须每日服药来控制肾脏病情;他说自己因此时常经历到神恩典的完全,每当疾病复发,总是倚靠神和祷告之力而安然度过。当时的血栓导致他左脚踝发育不全,从此行动不便。他在韩国领有三级残障手册,凭靠政府提供的保障,他能够轻易考上公职,捧着大多数人欣羡的铁饭碗;然而安适的生活环境并非他人生的最高诉求,他渴望自己能够为一个更远大的使命而活。

在韩国大学生当中,中途休学的情况非常普遍。很多人休学一年到国外学语言或打工度假等,尤以就读外语科系者为多。而大部分男生读完大一后便休学、入伍,等退伍之后再复学,不似在台湾,我们会把学业完成之后再当兵。约瑟由于左脚残障而免役,但是每当有人问起韩国从军情况,他就会自信满满地回答:「来台湾就是我的兵役─为主当兵!」

从机场回来之后,不捨之情把我们夫妻这几天的日子弄得像白开水,有点平淡无味。约瑟回国完成他未竟的学业,而我们继续留在台湾完成我们未竟的使命。想到我们和约瑟今后就像两条去向不同的直线,曾有的交集便显得何等宝贵。因为即使约瑟日后还能够再来台湾,既往的时光也无法取代、无法重来。

我庆幸自己虽有失落、但没有任何遗憾。因为我们很认真地与他相处,所以并不感觉身旁曾经有过这幺一个同工,却没有好好认识他。在事工上,我们带着他一起进行团契的服事;在生活上,先生每星期会找一天邀他来家里吃饭,他们一边用着餐桌上的韩国料理,一边畅所欲言,享受两个同国人之间独有的共同话题。

我们聆听他对宣教的梦想,也把我们的宣教经验传授给他。我们挑战他继续持守起初的爱与呼召,挑战他再次回到台湾来,也受到他那颗宣教的心所挑战。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为了神国的福音,冒险只身来台。也许是因为年轻,所以特别勇敢、特别坚持。但若不是因为那幺深刻地被爱所感,任何牺牲又谈何容易!

多结果子的福音使者
约瑟的父母亲给他起了一个圣经名字。曾有弟兄姊妹初次见面便开玩笑地问他:「你被关过吗?」因为他们想到创世记里的约瑟。但是他们事后得知约瑟确实差点被捕时,吓了一大跳。每当又有人戏谑地问起:他是否被关过,所以叫作约瑟?我会说:「他叫约瑟,因为他是与弟兄迥别之人,是多结果子的树枝。」而他确实如此。

约瑟临行之前,我们在团契聚会当中,安排一个简单的差派礼。我们颁给他特製的派遣状,并有众人围在他身边,为他祝福祷告。而我当时的祷告至今仍旧持续带到主的面前─

甚愿主所赐予约瑟的宣教恩膏,留在他曾经服事的这个团契里。
甚愿那感动约瑟的灵,能加倍地感动我们,以及台湾的年轻人。
亦甚愿我们当中能有工人被打发出去,就像约瑟被打发来到我们当中一样。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